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孔丛子 > 獨 治 第 十 七

獨 治 第 十 七

  子魚生於戰國之世、長於兵戎之間、然獨樂先王之道講習不倦、季則謂子魚曰、丈夫不生則巳生則有云為於世者也。今先生淡泊世務脩無用之業。當身不蒙其榮。百姓不獲其利。竊為先生不取也。子魚曰不如子之言也。武者可以進取。文者可以守成。今天下將擾擾焉。終必有所定。子脩武以助之取。吾脩文以助之守。不亦可乎。且吾不才。無軍旅之任。徒能保其祖業。優游以卒歲者也。

  秦始皇東并、子魚謂其徒叔孫通曰、子之學可矣、盍仕乎、對曰臣所學於先生者、不用於今、不可仕也、子魚曰子之材能見時變、今為不用之學、殆非子情也、叔孫通遂辭去、以法仕秦。

  尹曾謂子魚曰、子之讀先王之書。將奚以為。答曰為治也。世治則助之行道。世亂則獨治其身。治之至也。

  陳餘謂子魚曰、秦將滅先王之籍、而子為書籍之主、其危矣、子魚曰顧有可懼者。必或求天下之書焚之。書不出則有禍。吾將先藏之以待其求。求至無患矣。  子魚居衛、與張耳陳餘相善。耳餘、魏之名士也、秦滅魏求耳餘懼、走會陳勝吳廣起兵於陳、欲以誅秦、餘謂陳王曰、今必欲定天下取王侯者。其道莫若師賢而友智。孔子之孫今在魏。居亂世能正其行脩其祖業。不為時變。其父相魏。以聖道輔戰國。見利不易。操名諸侯。世有家法。其人通材足以幹天下。博知足以慮未形。必宗此人。天下無敵矣。陳王大悅、遺使者齎千金加束帛以車三乘聘焉爾。又使謂子魚曰、天下之事巳可見矣。今陳王興義兵討不義。子宜速來以集其事。王又聞子賢。欲諮良謀。虛意相望也。子魚遂往。陳王郊迎而執其手。議世務。子魚以霸王之業勸之。王悅其言。遂尊以博士。為太師諮度焉。子魚、名鮒甲、陳人或謂之子鮒或稱孔甲。陳勝既立為王、其妻之父兄往焉、勝以眾兵待之、長揖不拜無加其禮、其妻之父怒、曰估亂僭號而傲長者。不能久矣。不辭而去。陳王跪謝。遂不為顧。王心慚焉。遂適博士太師之館而言曰予雖丈夫哉。然塞於禮義以啟於姻婭。唯先生幸訓誨之。使免於戾可乎。子魚曰王所問者善也。敢固無辭以對乎。今以禮言耶。則禮無不拜。且宗族婚媾。又與眾賓異敬者也。敬而加親。自古以然也。王曰雖巳失之於前。庶欲收之於後也。願先生脩明其事。必遵奉焉。對曰昔唐堯、內親九族。外協萬邦。禮以婚為昆弟。妻之父母為外舅姑。由是明之。則拜之可知。夫婚親之義。非宗賢之類也。雖自巳臣莫敢不敬。昔魏信陵君、嘗以此質臣之父。臣之父曰。於諸母之昆弟。妻之諸父。則以親配德。年以上。雖拜之可也。幼於巳者。揖之可也。此出於人情而可常者也。王曰善哉。請問同姓而服不及者。其制何耶。對曰先王制禮。雖國君有合族之道。宗人掌其列。繼之以姓而無別。醊之以食而無殊。各隨本屬之隆殺。屬近則死為之免。屬遠則弔之而巳。禮之正也。是故臣之家。哭孔氏之別姓於弗父之廟。哭孔氏則於夫子之廟。此有據而然也。周之道。雖百世婚姻不通。重先君之同體也。王跪曰先生之言。厥義博哉。寡人雖固。敢不盡心。

《孔丛子》 相关内容:

《孔丛子》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