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孔丛子 > 對 魏 王 第 十 三

對 魏 王 第 十 三

  魏王問人主所以為患。魏安釐王子高對曰、建大臣而不與謀嬖倖者言用則知士以疏自疑自疑上之疏巳也嬖臣以遇徼幸者。內則射合主心。外則挺主之非。此最人主之大患也。

  子高謂魏王曰、臣入魏國。見君之二計臣焉張叔謀有餘。范威智不逮。然其功一也。王曰叔也有餘。威也不逮。何同乎。答曰駑驥同轅。伯樂為之咨嗟。玉石相揉。和氏為之嘆息。故賢愚共貫則能士匿謀。真偽相錯則正士結舌。叔雖有餘猶威不逮也。

  魏王問何如可謂大臣、子高荅曰、大臣則必取眾人之選。能犯顏諫爭公正無私者。計陳事成主裁其賞事敗臣執其咎主任之而無疑臣當之而弗避君總其美臣行其義。然則君不猜於臣。臣不隱於君。故動無過計。舉無敗事。是以臣主並各有得也。

  信陵君問曰、古之善為國、至於無訟、其道何由。答曰由乎政善也。上下勤德而無私德無不化俗無不移。眾之所譽。政之所是也。眾之所毀。政之所非也。毀譽是非。與政相應所以無訟也。  齊王行車裂之刑、群臣諍之弗聽、子高見於齊王、曰聞君行車裂之刑。無道之刑也。而君行之。臣竊以為下吏之過也。王曰寡人以民多犯法。為法之輕也。子高曰然。此誠君之盛意也。夫人含五常之性。有喜怒哀樂。喜怒哀樂無過其節。節過則毀於義。民多犯法。以法重無所措手足也。今天下悠悠士無定處有德則往。無德則去。欲規霸王之業。與眾大國為難。而行酷刑以懼遠近。國內之民將叛。四方之士不至。此乃亡國之道。君之下吏不具以聞徒恐逆主意以為憂。不慮不諫之危亡其所矜者小所喪者大。故曰下吏之過也。臣觀之。又非徒不諍而巳也心知此事之為不可。將有非議在後。則因曰君忿意實然我諫諍必有龍逢比干之禍。是為虛自居於忠正之地。而闇推君主使同於桀紂也。且夫為人臣見主非而不諍。以陷主於危亡。罪之大者也人主疾臣之弼巳而惡之。資臣以箕子比干之忠。惑之大者也。齊王曰謹聞命。遂除車裂之法焉。

  子高見齊王、齊王問誰可臨淄宰、稱管穆焉、王曰穆容貌陋、民不敬、答曰夫見敬在德。且臣所稱。稱其材也。君王聞晏子趙文子乎。晏子長不過三尺。面貌惡。齊國上下莫不宗焉。趙文子其身如不勝衣。其言如不出口。非但體陋。辭氣又吶吶然。其相晉國。晉國以寧。諸侯敬服。皆有德故也。以穆軀形方之二子。猶悉賢之。昔臣常行臨淄市。見屠商焉。身修八尺。鬚髯如戟。面正紅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者。無德故也。王曰是所謂祖龍始者也。祖龍始乃屠商姓名誠如先生之言。於是乃以管穆為臨淄宰。

《孔丛子》 相关内容:

《孔丛子》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