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孔丛子 > 記 問 第 五

記 問 第 五

  夫子閒居、喟然而嘆子思再拜、請曰意子孫不修。將忝祖乎。羡堯舜之道恨不及乎。夫子曰爾孺子安知吾志。子思對曰伋於進膳。亟聞夫子之教。其父析薪。其子弗克負荷。是謂不肖。伋每思之所以大恐而不解也。夫子忻然笑曰然乎。吾無憂矣。世不廢業。其克昌乎。

  子思問於夫子曰、為人君者、莫不知任賢之逸也、而不能用賢、何故子曰非不欲也。所以官人任能者。由於不明也。其君以譽為賞。以毀為罰。賢者不居焉。

  子思問於夫子曰、伋聞夫子之諂正俗、化民之政、莫善於禮樂也、管子任法以治齊、而天下稱仁焉。是法與禮樂異用而同功也。何必但禮樂哉。子曰堯舜之功。百世不輟。仁義之風遠也。管仲任法。身死則法息。嚴而寡恩也。若管仲之知。足以定法。材非管仲而專任法。終必亂成矣。

  子思問於夫子曰、物有形類、事有真偽、必審之、奚由、子曰由乎心。心之精神是謂聖。推數究理不以疑。心誠神通則數不能遁周其所察。聖人難諸。

  趙簡子使聘夫子、夫子將至焉及河、聞鳴犢與竇犨之見殺也、迴輿而旋之衛、使鄹、遂為操、曰周道衰微禮樂陵遲。文武既墜。吾將焉歸。周遊天下。靡邦可依。鳳鳥不識。?寶梟鴟。眷然顧之。慘然心悲。巾車命駕。將適唐都。黃河洋洋。攸攸之魚。臨津不濟。還轅息鄹。傷于道窮。哀彼無辜。翱翔于衛。復我舊廬。從吾所好。其樂只且。

  哀公使以幣如衛迎夫子、而卒不能賞用也、故夫子作丘陵之歌、曰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丘陵謂王室也阪指諸侯仁道在邇。求之若遠。遂迷不復。自嬰屯蹇。喟然迴慮。題彼泰山。題顧也泰山謂魯也鬱確其高。梁甫迴●枳棘充路。陟之無緣。將伐無柯。患茲蔓延。惟以永歎。涕霣潺湲。梁甫太山之下小山指三桓也楚土使使奉金幣聘夫子、宰子冉有曰、夫子之道、至是行矣、遂請見、問夫子曰太公勤身苦志。八十而遇文王。孰與許由之賢夫子曰許由。獨善其身者也。太公、兼利天下者也。然今世無文王之君也。雖有太公。孰能識之。乃歌曰大道隱兮禮為基。賢人竄兮將待時。天下如一欲何之。

  叔孫氏之車子曰鉏商、樵於野而獲獸焉、眾莫之識、以為不祥、棄之五父之衢、冉有告夫子、曰

《孔丛子》 相关内容:

《孔丛子》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