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孔丛子 > 記 義 第 三

記 義 第 三

  季桓子以粟千鍾餼夫子。夫子受之而不辭。既而以頒門人之無者。子貢進曰、季孫以夫子貧故致粟。夫子受之而以施人無乃非季孫之意乎。子曰何。對曰季孫以為惠也。子曰然。吾得千鍾所以受而不辭者。為季孫之惠且以為寵也。夫受人財不以成富。與季孫之惠於一人。豈若惠數百人哉。  秦莊子死。孟武伯問於孔子。曰古者同寮有服乎。答曰然。同寮有相友之義。貴賤殊等。不為同官。聞諸老聃。昔者虢叔、閎夭、太顛、散宜生南宮适、五臣同寮比德以贊文武。及虢叔死四人者為之服朋友之服。古之達理者行之也。

  公父文伯死。室人有從死者。其母怒而不哭。相室諫之。其母曰孔子。天下之賢人也。不用於魯。退而去。是子素宗之而不能隨。今死而內人從死者二人焉。若此。於長者薄於婦人厚也。既而夫子聞之。曰季氏之婦尚賢哉。子路愀然對曰夫子亦好人之譽巳乎。夫子死而不哭。是不慈也。何善爾。子曰怒其子之不能隨賢。所以為尚賢者。吾何有焉。其亦善此而巳矣。

  衛出公使人問孔子曰、寡人之任臣無大小。一一自觀察之。猶復失人。何故。答曰如君之言。此即所以失之也。人既難知非言問所及。觀察所盡。且人君之慮者多。多慮則意不精。以不精之意。察難知之人。宜其有失也。君未之聞乎。昔者舜臣堯。官才任士。堯一從之。左右曰。人君用士。當自任耳目。而取信於人。無乃不可乎。堯曰吾之舉舜。巳耳目之矣。今舜所舉人。吾又耳目之。是則耳目人。終無巳巳也。君茍付可付。則巳不勞而賢才不失矣。  子貢問曰、昔孫文子以衛侯哭之不哀。知其將為亂。不敢舍其重器而行。盡寘諸戚而善晉大夫二十人。或稱其知。何如。孔子曰人知其為知也。吾未知其為知也。子貢曰敢問何謂也。子曰食其祿者必死其事。孫子知衛君之將不君。不念伏死以爭。而累規去就。尸利攜貳。非人臣也。臣而有不臣之心。明君所不赦。幸哉。孫子之以此免戮也。

  孔子使宰予使於楚。楚昭王以安車象

《孔丛子》 相关内容:

《孔丛子》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