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孔丛子 > 論 書 第 二

論 書 第 二

  子張問曰、聖人受命必受諸天而書云受終於文祖。何也。孔子曰、受命於天者。湯武是也。受命於人者。舜禹是也。夫不讀詩書易春秋則不知聖人之心。又無以別堯舜之禪湯武之伐也。

  子張問曰、禮丈夫三十而室。昔者舜三十徵庸。而書云有鰥在下曰虞舜何謂也。曩師聞諸夫子曰、聖人在上。君子在位。則內無怨女。外無曠夫。堯為天子而有鰥在下。何也。孔子曰夫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後娶。古今通義也。舜父頑母嚚。莫克圖室家之端焉。故逮三十而謂之鰥也。詩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父母在則宜圖婚。若巳歿則巳之娶必告其廟。會舜之鰥。乃父母之頑嚚也。雖堯為天子。其如舜何。

  子夏問書大義。子曰吾於帝典、見堯舜之聖焉於大禹、皋陶謨、益稷、見禹稷皋陶之忠勤功勳焉。於洛誥、見周公之德焉。故帝典可以觀美。大禹謨禹貢可以觀事。皋陶謨益稷可以觀政。洪範可以觀度。謂皇極彝倫之度秦誓可以觀義。五誥可以觀仁。甫刑可以觀誡。通斯七者。則書之大義舉矣。孔子曰、書之於事也。遠而不闊。近而不迫。志盡而不怨。辭順而不

《孔丛子》 相关内容:

《孔丛子》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