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语录 > 孔丛子 > 嘉 言 第 一

嘉 言 第 一

  夫子適周見萇宏。言終退。萇宏語劉文公曰。吾觀孔仲尼有聖人之表。河目而隆顙。黃帝之形貌也。修肱而龜背。長九尺有六寸。成湯之容體也。然言稱先王。躬履謙讓。洽聞強記。博物不窮。抑亦聖人之興者乎。劉子曰方今周室衰微而諸侯力爭。孔丘布衣。聖將安施。萇宏曰堯舜文武之道。或弛而墜。禮樂崩喪亦正其統紀而巳矣。既而夫子聞之。曰吾豈敢哉。亦好禮樂者也。

  陳惠公大城。因起凌陽之臺。未終。而坐法死者數十人。又執三監吏。夫子適陳。聞之。見陳侯。與俱登臺而觀焉。夫子曰美哉斯臺。自古聖王之為城臺。未有不戮一人而能致功若此者也。陳侯默而退。遂竊赦所執吏。既而見夫子。問曰昔周作靈臺亦戮人乎。荅曰文王之興。附者六州。六州之眾。各以子道來。故區區之臺。未及期日而巳成矣。何戮之有乎。夫以少少之眾。能立大大之功。唯君爾。

  子張曰、女子必漸乎二十而後嫁。何也。孔子曰十五許嫁而後從夫。是陽動而陰應。男唱而女隨之義也。以為繢組紃織紝者。女子之所有事也。黼黻文章之義。婦人之所有大功也。必十五以往漸乎二十。然後可以通乎此事。通乎此事。然後乃能上以孝於舅姑。下以事夫養子也。

  宰我使於齊而反。見夫子。曰梁邱據遇虺毒。三旬而後瘳。朝齊君。齊君會大夫眾賓而慶焉。弟子與在賓列。大夫眾賓並復獻攻療之方。弟子謂之曰夫所以獻方將為病也。今梁邱巳療矣。而諸夫子乃復獻方。方將安施。意欲梁邱大夫復有虺害當用之乎。眾坐默然無辭。弟子此言何如。夫子曰汝說非也。夫三折肱為良毉。梁邱子遇虺毒而獲療。猶有與之同疾者。必問所以巳之之方焉。眾人為此故各言其方。欲售之以巳人之疾也。凡言其方者。稱其良也。且以

《孔丛子》 相关内容:

《孔丛子》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