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梁書 > 梁書卷四十一 列傳第三十五

梁書卷四十一 列傳第三十五

  王規劉瑴 宗懍 王承 褚翔 蕭介從父兄洽 褚球   劉孺弟覽 遵 劉潛弟孝勝 孝威 孝先 殷芸 蕭幾

  王規字威明,琅邪臨沂人。祖儉,齊太尉南昌文憲公。父騫,金紫光祿大夫南昌安侯。

  規八歲,以丁所生母憂,居喪有至性,太尉徐孝嗣每見必為之流涕,稱曰孝童。叔父暕亦深器重之,常曰:「此兒吾家千里駒也。」年十二,五經大義,並略能通。既長,好學有口辯。州舉秀才,郡迎主簿。

  起家祕書郎,累遷太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太子洗馬。天監十二年,改構太極殿,功畢,規獻新殿賦,其辭甚工。拜祕書丞。歷太子中舍人,司徒左西屬,從事中郎。晉安王綱出為南徐州,高選僚屬,引為雲麾諮議參軍。久之,出為新安太守,父憂去職。服闋,襲封南昌縣侯,除中書黃門侍郎。敕與陳郡殷鈞、琅邪王錫、范陽張緬同侍東宮,〔一〕俱為昭明太子所禮。湘東王時為京尹,與朝士宴集,屬規為酒令。規從容對曰:「自江左以來,未有茲舉。」特進蕭琛、金紫傅昭在坐,並謂為知言。普通初,陳慶之北伐,剋復洛陽,百僚稱賀,規退曰:「道家有云,非為功難,成功難也。羯寇遊魂,為日已久,桓溫得而復失,宋武竟無成功。我孤軍無援,深入寇境,威勢不接,餽運難繼,將是役也,為禍階矣。」俄而王師覆沒,其識達事機多如此類。

  六年,高祖於文德殿餞廣州刺史元景隆,詔群臣賦詩,同用五十韻,規援筆立奏,其文又美。高祖嘉焉,即日詔為侍中。大通三年,遷五兵尚書,俄領步兵校尉。中大通二年,出為貞威將軍驃騎晉安王長史。其年,王立為皇太子,仍為吳郡太守。主書芮珍宗家在吳,前守宰皆傾意附之,是時珍宗假還,規遇之甚薄,珍宗還都,密奏規云「不理郡事」。俄徵為左民尚書,郡吏民千餘人詣闕請留,表三奏,上不許。尋以本官領右軍將軍,未拜,復為散騎常侍、太子中庶子,領步兵校尉。規辭疾不拜,於鍾山宋熙寺築室居焉。〔二〕大同二年,卒,時年四十五。詔贈散騎常侍、光祿大夫,賻錢二十萬,布百匹。諡曰章。皇太子出臨哭,與湘東王繹令曰:「威明昨宵奄復殂化,甚可痛傷。其風韻遒正,神峰標映,千里絕跡,百尺無枝。文辯縱橫,才學優贍,跌宕之情彌遠,濠梁之氣特多,斯實俊民也。一爾過隙,永歸長夜,金刀掩芒,長淮絕涸。去歲冬中,已傷劉子,今茲寒孟,復悼王生,俱往之傷,信非虛說。」規集後漢眾家異同,注續漢書二百卷,文集二十卷。

  子褒,字子淵。〔三〕七歲能屬文。外祖司空袁昂愛之,謂賓客曰:「此兒當成吾宅相。」弱冠,舉秀才,除祕書郎,太子舍人,以父憂去職。服闋,襲封南昌侯,除武昌王文學,太子洗馬,兼東宮管記,遷司徒屬,祕書丞,出為安成內史。太清中,侯景陷京城,江州刺史當陽公大心舉州附賊,賊轉寇南中,褒猶據郡拒守。大寶二年,世祖命徵褒赴江陵,既至,以為忠武將軍、南平內史,俄遷吏部尚書、侍中。承聖二年,遷尚書右僕射,仍參掌選事,又加侍中。其年,遷左僕射,參掌如故。三年,江陵陷,入于周。

  褒著幼訓,以誡諸子。其一章云:

  陶士衡曰:「昔大禹不吝尺璧而重寸陰。」文士何不誦書,武士何不馬射。若乃玄冬脩夜,朱明永日,肅其居處,崇其牆仞,門無糅雜,坐闕號呶,以之求學,則仲尼之門人也,以之為文,則賈生之升堂也。古者盤盂有銘,几杖有誡,進退循焉,俯仰觀焉。文王之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立身行道,終始若一。「造次必於是」,君子之言歟。

  儒家則尊卑等差,吉凶降殺。君南面而臣北面,天地之義也。鼎俎奇而籩豆偶,陰陽之義也。道家則墮支體,黜聰明,棄義絕仁,離形去智。釋氏之義,見苦斷習,證滅循道,明因辨果,偶凡成聖,斯雖為教等差,而義歸汲引。吾始乎幼學,及于知命,既崇周、孔之教,兼循老、釋之談,江左以來,斯業不墜,汝能脩之,吾之志也。

  初,有沛國劉瑴、南陽宗懍與褒俱為中興佐命,同參帷幄。

  劉瑴字仲寶,晉丹陽尹真長七世孫也。少方正有器局。自國子禮生射策高第,為寧海令,稍遷湘東王記室參軍,又轉中記室。太清中,侯景亂,世祖承制上流,書檄多委瑴焉,瑴亦竭力盡忠,甚蒙賞遇。歷尚書左丞,御史中丞。承聖二年,遷吏部尚書、國子祭酒,餘如故。

  宗懍字元懍。八世祖承,晉宜都郡守,屬永嘉東徙,子孫因居江陵焉。懍少聰敏好學,晝夜不倦,鄉里號為「童子學士」。普通中,為湘東王府兼記室,轉刑獄,仍掌書記。歷臨汝、建成、廣晉等令,後又為世祖荊州別駕。及世祖即位,以為尚書郎,封信安縣侯,邑一千戶。累遷吏部郎中,五兵尚書,吏部尚書。承聖三年,江陵沒,與瑴俱入于周。

  王承字安期,僕射暕子。七歲通周易,選補國子生。年十五,射策高第,除祕書郎。歷太子舍人,南康王文學,邵陵王友,太子中舍人,以父憂去職。服闋,復為中舍人,累遷中書黃門侍郎,兼國子博士。時膏腴貴遊,咸以文學相尚,罕以經術為業,惟承獨好之,發言吐論,造次儒者。在學訓諸生,述禮、易義。中大通五年,遷長兼侍中,俄轉國子祭酒。承祖儉及父暕嘗為此職,三世為國師,前代未之有也,當世以為榮。久之,出為戎昭將軍、東陽太守。為政寬惠,吏民悅之。視事未期,卒於郡,時年四十一。諡曰章子。

  承性簡貴有風格。時右衛朱异當朝用事,每休下,車馬常填門。時有魏郡申英好危言高論,以忤權右,常指异門曰:「此中輻輳,皆以利往,能不至者,惟有大小王東陽。」小東陽,即承弟稚也。當時惟承兄弟及褚翔不至异門,時以此稱之。

  褚翔字世舉,河南陽翟人。曾祖淵,齊太宰文簡公,佐命齊室。祖蓁,太常穆子。父向,字景政,年數歲,父母相繼亡沒,向哀毀若成人者,親表咸異之。既長,淹雅有器量,高祖踐阼,選補國子生。起家祕書郎,遷太子舍人,尚書殿中郎。出為安成內史。還除太子洗馬,中舍人,累遷太尉從事中郎,黃門侍郎,鎮右豫章王長史。頃之,入為長兼侍中。向風儀端麗,眉目如點,每公庭就列,為眾所瞻望焉。大通四年,出為寧遠將軍北中郎廬陵王長史,三年,卒官。〔四〕外兄謝舉為製墓銘,其略曰:「弘治推華,子嵩慚量;酒歸月下,風清琴上。」論者以為擬得其人。

  翔初為國子生,舉高第。丁父憂,服闋,除祕書郎,累遷太子舍人,宣城王主簿。中大通五年,高祖宴群臣樂遊苑,別詔翔與王訓為二十韻詩,限三刻成。翔於坐立奏,高祖異焉,即日轉宣城王文學,俄遷為友。時宣城友、文學加它王二等,故以翔超為之,時論美焉。

  出為義興太守,翔在政潔己,省繁苛,去浮費,百姓安之。郡之西亭有古樹,積年枯死,翔至郡,忽更生枝葉,百姓咸以為善政所感。及秩滿,吏民詣闕請之,敕許焉。尋徵為吏部郎,去郡,百姓無老少追送出境,涕泣拜辭。

  翔居小選公清,不為請屬易意,號為平允。俄遷侍中,頃之轉散騎常侍,領羽林監,侍東宮。出為晉陵太守,在郡未期,以公事免。俄復為散騎常侍,侍東宮。太清二年,遷守吏部尚書。其年冬,侯景圍宮城,翔於圍內丁母憂,以毀卒,時年四十四。詔贈本官。

  翔少有孝性。為侍中時,母疾篤,請沙門祈福,中夜忽見戶外有異光,又聞空中彈指,及曉疾遂愈,咸以翔精誠所致焉。

  蕭介字茂鏡,蘭陵人也。祖思話,宋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僕射。父惠蒨,齊左民尚書。

  介少穎悟,有器識,博涉經史,兼善屬文。齊永元末,釋褐著作佐郎。天監六年,除太子舍人。八年,遷尚書金部郎。十二年,轉主客郎。出為吳令,甚著聲績。湘東王聞介名,思共遊處,表請之。普通三年,乃以介為湘東王諮議參軍。大通二年,除給事黃門侍郎。大同二年,武陵王為揚州刺史,以介為府長史,在職清白,為朝廷所稱。高祖謂何敬容曰:「蕭介甚貧,可處以一郡。」敬容未對,高祖曰:「始興郡頃無良守,嶺上民頗不安,可以介為之。」由是出為始興太守。介至任,宣布威德,境內肅清。七年,徵為少府卿,尋加散騎常侍。會侍中闕,選司舉王筠等四人,並不稱旨,高祖曰:「我門中久無此職,宜用蕭介為之。」介博物強識,應對左右,多所匡正,高祖甚重之。遷都官尚書,每軍國大事,必先詢訪於介焉,高祖謂朱异曰:「端右之材也。」中大同二年,辭疾致事,高祖優詔不許,終不肯起,乃遣謁者僕射魏祥就拜光祿大夫。

  太清中,侯景於渦陽敗走,入壽陽,高祖敕防主韋黯納之,〔五〕介聞而上表諫曰:

  臣抱患私門,竊聞侯景以渦陽敗績,隻馬歸命,陛下不悔前禍,復敕容納。臣聞凶人之性不移,天下之惡一也。昔呂布殺丁原以事董卓,終誅董而為賊;劉牢反王恭以歸晉,還背晉以構妖。何者?狼子野心,終無馴狎之性;養虎之喻,必見飢噬之禍。侯景獸心之種,鳴鏑之類。以凶狡之才,荷高歡翼長之遇,位忝台司,任居方伯,然而高歡墳土未乾,即還反噬。逆力不逮,乃復逃死關西;宇文不容,故復投身於我。陛下前者所以不逆細流,正欲以屬國降胡以討匈奴,〔六〕冀獲一戰之效耳。今既亡師失地,直是境上之匹夫,陛下愛匹夫而棄與國之好,臣竊不取也。

  若國家猶待其更鳴之晨,歲暮之效,臣竊惟侯景必非歲暮之臣;棄鄉國如脫屣,背君親如遺芥,豈知遠慕聖德,為江淮之純臣!事跡顯然,無可致惑。一隅尚其如此,觸類何可具陳。

  臣朽老疾侵,不應輒干朝政;但楚囊將死,有城郢之忠,衛魚臨亡,亦有屍諫之節。臣忝為宗室遺老,敢忘劉向之心。伏願天慈,少思危苦之語。

  高祖省表歎息,卒不能用。

  介性高簡,少交遊,惟與族兄琛、從兄視素及洽、從弟淑等文酒賞會,時人以比謝氏烏衣之遊。初,高祖招延後進二十餘人,置酒賦詩,臧盾以詩不成,罰酒一斗,盾飲盡,顏色不變,言笑自若;介染翰便成,文無加點,高祖兩美之曰:「臧盾之飲,蕭介之文,即席之美也。」年七十三,卒於家。

  第三子允,初以兼散騎常侍聘魏,還為太子中庶子,後至光祿大夫。

  洽字宏稱,介從父兄也。父惠基,齊吏部尚書,有重名前世。

  洽幼敏寤,年七歲,誦楚辭略上口。及長,好學博涉,亦善屬文。齊永明中,為國子生,舉明經,起家著作佐郎,遷西中郎外兵參軍。天監初,為前軍鄱陽王主簿、尚書囗部郎,遷太子中舍人。出為南徐州治中,既近畿重鎮,史數千人,〔七〕前後居之者皆致巨富,洽為之,清身率職,饋遺一無所受,妻子不免飢寒。還除司空從事中郎,為建安內史,坐事免。久之,起為護軍長史,北中郎諮議參軍,遷太府卿,司徒臨川王司馬。普通初,拜員外散騎常侍,兼御史中丞,以公事免。頃之,為通直散騎常侍。洽少有才思,高祖令製同泰、大愛敬二寺剎下銘,其文甚美。二年,遷散騎常侍。出為招遠將軍、臨海太守,為政清平,不尚威猛,民俗便之。還拜司徒左長史,又敕撰當塗堰碑,辭亦贍麗。六年,卒官,時年五十五。有詔出舉哀,賻錢二萬,布五十匹。集二十卷,行於世。

  褚球字仲寶,河南陽翟人。高祖叔度,宋征虜將軍、雍州刺史;祖曖,太宰外兵參軍;父繢,太子舍人;並尚宋公主。

  球少孤貧,篤志好學,有才思。宋建平王景素,元徽中誅滅,惟有一女得存,其故吏何昌宇、王思遠聞球清立,以此女妻之,因為之延譽。仕齊起家征虜行參軍,俄署法曹,遷右軍曲江公主簿。出為溧陽令,在縣清白,資公俸而已。除平西主簿。

  天監初,遷太子洗馬,散騎侍郎,兼中書通事舍人。出為建康令,母憂去職,以本官起之,固辭不拜。服闋,除北中郎諮議參軍,俄遷中書郎,復兼中書通事舍人。除雲騎將軍,累兼廷尉,光祿卿,舍人如故。遷御史中丞。球性公強,無所屈撓,在憲司甚稱職。普通四年,出為北中郎長史、南蘭陵太守。入為通直散騎常侍,領羽林監。七年,遷太府卿,頃之,遷都官尚書。中大同中,出為仁威臨川王長史、江夏太守,以疾不赴職。改授光祿大夫,未拜,復為太府卿,領步兵校尉。俄遷通直散騎常侍,祕書監,領著作。遷司徒左長史,常侍、著作如故。自魏孫禮、晉荀組以後,台佐加貂,始自球也。〔八〕尋出為貞威將軍輕車河東王長史、南蘭陵太守。入為散騎常侍,領步兵。尋表致仕,詔不許。俄復拜光祿大夫,加給事中,卒官,時年七十。

  劉孺字孝稚,彭城安上里人也。祖勉,宋司空忠昭公。父悛,齊太常敬子。

  孺幼聰敏,七歲能屬文。年十四,居父喪,毀瘠骨立,宗黨咸異之。服闋,叔父瑱為義興郡,攜以之官,常置坐側,謂賓客曰:「此兒吾家之明珠也。」既長,美風采,性通和,雖家人不見其喜慍。本州召迎主簿。

  起家中軍法曹行參軍,時鎮軍沈約聞其名,引為主簿,常與遊宴賦詩,大為約所嗟賞。累遷太子舍人,中軍臨川王主簿,太子洗馬,尚書殿中郎。出為太末令,在縣有清績。還除晉安王友,轉太子中舍人。

  孺少好文章,性又敏速,嘗於御坐為李賦,受詔便成,文不加點,高祖甚稱賞之。後侍宴壽光殿,詔群臣賦詩,時孺與張率並醉,未及成,高祖取孺手板題戲之曰:「張率東南美,劉孺雒陽才,攬筆便應就,何事久遲回?」其見親愛如此。

  轉中書郎,兼中書通事舍人。頃之遷太子家令,餘如故。出為宣惠晉安王長史,領丹陽尹丞,遷太子中庶子,尚書吏部郎。出為輕車湘東王長史,領會稽郡丞,公事免。頃之,起為王府記室,散騎侍郎,兼光祿卿。累遷少府卿,司徒左長史,御史中丞,號為稱職。大通二年,遷散騎常侍。三年,遷左民尚書,領步兵校尉。中大通四年,出為仁威臨川王長史、江夏太守,加貞威將軍。五年,為寧遠將軍、司徒左長史,未拜,改為都官尚書,領右軍將軍。大同五年,守吏部尚書。其年,出為明威將軍、晉陵太守。在郡和理,為吏民所稱。七年,入為侍中,領右軍。其年,復為吏部尚書,以母憂去職。居喪未期,以毀卒,時年五十九。諡曰孝子。

  孺少與從兄苞、孝綽齊名,苞早卒,孝綽數坐免黜,位並不高,惟孺貴顯。有文集二十卷。

  子芻,著作郎,早卒。孺二弟:覽,遵。

  覽字孝智。十六通老、易。歷官中書郎,以所生母憂,廬于墓,再期,口不嘗鹽酪,冬止著單布。家人患其不勝喪,中夜竊置炭於床下,覽因暖氣得睡,既覺知之,號慟歐血。高祖聞其有至性,數省視之。服闋,除尚書左丞。性聰敏,尚書令史七百人,一見並記名姓。當官清正,無所私。姊夫御史中丞褚湮,從兄吏部郎孝綽,在職頗通贓貨,覽劾奏,並免官。孝綽怨之,嘗謂人曰:「犬齧行路,覽噬家人。」出為始興內史,治郡尤勵清節。還復為左丞,卒官。

  遵字孝陵。少清雅,有學行,工屬文。起家著作郎,太子舍人,累遷晉安王宣惠、雲麾二府記室,甚見賓禮,轉南徐州治中。王後為雍州,復引為安北諮議參軍、帶邔縣令。中大通二年,王立為皇太子,仍除中庶子。遵自隨藩及在東宮,以舊恩,偏蒙寵遇,同時莫及。大同元年,卒官。皇太子深悼惜之,與遵從兄陽羨令孝儀令曰:

  賢從中庶,〔九〕奄至殞逝,痛可言乎!其孝友淳深,立身貞固,內含玉潤,外表瀾清。美譽嘉聲,流於士友,言行相符,終始如一。文史該富,琬琰為心,辭章博贍,玄黃成采。既以鳴謙表性,又以難進自居,未嘗造請公卿,締交榮利,是以新沓莫之舉,杜武弗之知。自阮放之官,野王之職,栖遲門下,已踰五載,同僚已陟,後進多升,而怡然清靜,不以少多為念,確爾之志,亦何易得。西河觀寶,東江獨步,書籍所載,必不是過。

  吾昔在漢南,連翩書記,及忝朱方,從容坐首。良辰美景,清風月夜,鷁舟乍動,朱鷺徐鳴,未嘗一日而不追隨,一時而不會遇。酒闌耳熱,言志賦詩,校覆忠賢,搉揚文史,益者三友,此實其人。及弘道下邑,未申善政,而能使民結去思,野多馴雉,此亦威鳳一羽,足以驗其五德。比在春坊,載獲申晤,博望無通賓之務,司成多節文之科,所賴故人時相媲偶;而此子溘然,實可嗟痛。「惟與善人」,此為虛說;天之報施,豈若此乎!想卿痛悼之誠,亦當何已。往矣奈何,投筆惻愴。

  吾昨欲為誌銘,並為撰集。吾之劣薄,其生也不能揄揚吹歔,使得騁其才用,今者為銘為集,何益既往?故為痛惜之情,不能已已耳。

  劉潛字孝儀,祕書監孝綽弟也。幼孤,與兄弟相勵勤學,並工屬文。孝綽常曰「三筆六詩」,三即孝儀,六孝威也。天監五年,舉秀才。起家鎮右始興王法曹行參軍,隨府益州,兼記室。王入為中撫軍,轉主簿,遷尚書殿中郎。敕令製雍州平等寺金像碑,〔一0〕文甚宏麗。晉安王綱出鎮襄陽,引為安北功曹史,以母憂去職。王立為皇太子,孝儀服闋,仍補洗馬,遷中舍人。出為戎昭將軍、陽羨令,甚有稱績,擢為建康令。大同三年,遷中書郎,以公事左遷安西諮議參軍,兼散騎常侍。使魏還,復除中書郎。頃之,權兼司徒右長史,又兼寧遠長史、行彭城琅邪二郡事。累遷尚書左丞,兼御史中丞。在職彈糾無所顧望,當時稱之。十年,出為伏波將軍、臨海太守。是時政網疏濶,百姓多不遵禁,孝儀下車,宣示條制,勵精綏撫,境內翕然,風俗大革。中大同元年,入守都官尚書。太清元年,出為明威將軍、豫章內史。二年,侯景寇京邑,孝儀遣子勵帥郡兵三千人,隨前衡州刺史韋粲入援。三年,宮城不守,孝儀為前歷陽太守莊鐵所逼,失郡。大寶元年,病卒,時年六十七。

  孝儀為人寬厚,內行尤篤。第二兄孝能早卒,〔一一〕孝儀事寡嫂甚謹,家內巨細,必先諮決。與妻子朝夕供事,未嘗失禮。世以此稱之。有文集二十卷,行於世。

  第五弟孝勝,歷官邵陵王法曹、湘東王安西主簿記室,尚書左丞。出為信義太守,公事免。久之,復為尚書右丞,兼散騎常侍。聘魏還,為安西武陵王紀長史、蜀郡太守。太清中,侯景陷京師,紀僭號於蜀,以孝勝為尚書僕射。承聖中,隨紀出峽口,兵敗,被執下獄。世祖尋宥之,起為司徒右長史。

  第六弟孝威,初為安北晉安王法曹,轉主簿,以母憂去職。服闋,除太子洗馬,累遷中舍人,庶子,率更令,並掌管記。大同九年,白雀集東宮,孝威上頌,其辭甚美。太清中,遷中庶子,兼通事舍人。及侯景寇亂,孝威於圍城得出,隨司州刺史柳仲禮西上,至安陸,遇疾卒。

  第七弟孝先,武陵王法曹、主簿,王遷益州,隨府轉安西記室。承聖中,與兄孝勝俱隨紀軍出峽口,兵敗,至江陵,世祖以為黃門侍郎,遷侍中。兄弟並善五言詩,見重於世。文集值亂,今不具存。

  殷芸字灌蔬,陳郡長平人。性倜儻,不拘細行;然不妄交遊,門無雜客。勵精勤學,博洽群書。幼而廬江何憲見之,深相歎賞。永明中,為宜都王行參軍。天監初,為西中郎主簿、後軍臨川王記室。七年,遷通直散騎侍郎,兼中書通事舍人。十年,除通直散騎侍郎,兼尚書左丞,又兼中書舍人,遷國子博士,昭明太子侍讀,西中郎豫章王長史,領丹陽尹丞,累遷通直散騎常侍,祕書監,司徒左長史。普通六年,直東宮學士省。大通三年,卒,時年五十九。

  蕭幾字德玄,齊曲江公遙欣子也。年十歲,能屬文。早孤,有弟九人,並皆稚小,幾恩愛篤睦,聞於朝野。性溫和,與物無競,清貧自立。好學,善草隸書。湘州刺史楊公則,曲江之故吏也。每見幾,謂人曰:「康公此子,可謂桓靈寶重出。」〔一二〕及公則卒,幾為之誄,時年十五,沈約見而奇之,謂其舅蔡撙曰:「昨見賢甥楊平南誄文,不減希逸之作,始驗康公積善之慶。」

  釋褐著作佐郎,廬陵王文學,尚書殿中郎,太子舍人,掌管記,遷庶子,中書侍郎,尚書左丞。末年,專尚釋教。為新安太守,郡多山水,特其所好,適性遊履,遂為之記。卒于官。

  子為,字元專,〔一三〕亦有文才,仕至太子舍人,永康令。

  史臣曰:王規之徒,俱著名譽,既逢休運,才用各展,美矣。蕭洽當塗之制,見偉辭人,劉孝儀兄弟,並以文章顯,君子知梁代之有人焉。

  校勘記

  〔一〕 敕與陳郡殷鈞琅邪王錫范陽張緬同侍東宮 「殷鈞」南史作「殷芸」。

  〔二〕 於鍾山宋熙寺築室居焉 「宋熙」各本作「宗熙」,據南史及本書處士劉訏傳改。

  〔三〕 子褒字子淵 「子淵」各本作「子漢」,當是姚思廉避唐諱改,今據周書王褒傳改回。

  〔四〕 大通四年出為寧遠將軍北中郎廬陵王長史三年卒官 大通無四年,下又有「三年,卒官」。四、三顛倒,當有脫訛。

  〔五〕 高祖敕防主韋黯納之 「黯」各本訛「默」,據南史及本書侯景傳改。

  〔六〕 正欲以屬國降胡以討匈奴 上「以」字,通鑑梁紀一七作「比」。

  〔七〕 史數千人 南史作「職吏數千人」。

  〔八〕 台佐加貂始自球也 「自」各本訛「有」,據南史及太平御覽二0九改正。

  〔九〕 賢從中庶 南史「從」下有「弟」字。

  〔一0〕敕令製雍州平等寺金像碑 「寺」字各本脫,據南史補。

  〔一一〕第二兄孝能早卒 「能」南史作「熊」。

  〔一二〕可謂桓靈寶重出 「重」各本脫,據南史補。

  〔一三〕子為字元專 南史「為」作「清」,無「字元專」三字。

《梁書》 相关内容:

《梁書》相关章节